7月底美国的股市出奇地攀升,道指近三个月来首次重返13000点,但与去年这个时候相比,美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却没明显地好转,起码不能给投资人以稳定的信心。素有债券天皇之称的格罗斯,上周末遂蹦出来损了股市一把,他说投资股票百年来的平均回报率6.6%将难以为继,现在的股市,有点几近“庞兹骗局”。

人们会说,格罗斯贬损股市,因为这不关其痛痒,而且股票和他专长的债券业务往往逆向而动。格罗斯的PIMCO掌管近两万亿的资产,投资到股票不足0.5%。不过,要是常看他每月一次的专栏论坛,就明白他既熟稔沿革又洞察人性,眼光独到而见解深刻,绝非“自圆其说”之辈。格罗斯去年因为误判美债危机的影响而吃了大亏,输给了与他对着干的黑石公司首席投资官、另一位债券天皇里德(Rick Rieder),并且输得很惨。结果投资人的信心大失,致使他的旗舰基金Total Return规模巨幅缩水。

追溯起来,格罗斯看错的不是美国财赤危机有缺口扩大的趋势,而是对世界市场失去信心的时候,人们往哪里去躲?出乎格罗斯的意料,大家一窝蜂躲到了美国国债的窠臼里面。结果,美债市价大幅上扬,这让做空的格罗斯好不伤心。还好,他毕竟老到,头掉得快。但他的耿耿于怀是不难想见的。

一年来的结果,的确证明格罗斯是错到了家,市场先生们正是如此愚蠢,他们对美元还是执迷,把美国看成了“最后的避难所”。7月27日和去年7月29日相比,美国国债的长短债券5年、10年和30年的回报率,几乎被腰斩,分别剧降了 -52%、-45%和-36%,到了历史的最低水平!而黄金价格相仿(跌了0.6%), 股指则上涨了7.7%。因为抄了次按贷款的底而名声大噪的J. Paulson,和格罗斯犯了同类的失误,基于对美债危机的判断,他做多黄金,结果亏损累累,甚至被告上了法庭。

美国和欧洲的这种格局演变,当然引起了亚洲投资界的反应。考察一下在投资组合结构的重新配置上高度相同的新加坡和中国的主权基金,就很能说明问题。新加坡主权基金(GIC)管理3000亿美金的金融资产,中司(CIC)管理着4820亿美元。一年来,两者都增持现金:GIC从3%增至11%, CIC 从4%增至11%;也都在减持股票:GIC从49%减为45%, CIC 从48%减为25%;同时减持债券:GIC从22%减到了17%, CIC 从27%减到了21%。

股市不可靠,黄金不安全,难道把资金放在国债就能长期安全?目前市场利率接近于零,国债回报如此之低,回摆下挫危险很大。人们或许以为,没有好的投资去处,放到国债如同放进保险箱,好在存款利率极低几乎没有机会成本。殊不知你的资金就像一份冰糕,放到了雪柜里,而美债处在预算赤字悬崖的边上,不啻是一台供电不足的雪柜。到头来,资金被通胀融解的危险无从逃脱!那么该投到哪里去呢?能比拼通胀的,恐怕还是房地产业。美国楼市,低迷了五年,亏损了四分之一,不少都市甚至亏了过半,目前正在蠢动,也许能觅得机会?

只是,沪深股市这一年来每况愈下,在世界主要市场几乎处于垫底的情形之下,中国的各路投资人会如何解读格罗斯的这番话,自然是见仁见智的事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